上海耐翔机械有限公司 黑马神作《天命王侯》,最值得回味的片段,看完直呼爽爆了
你的位置:上海耐翔机械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黑马神作《天命王侯》,最值得回味的片段,看完直呼爽爆了

发布日期:2023-08-18 06:41    点击次数:208

第六章 当家的,你快回来!

林墨走了两里地,便看到两个垂头丧气的渔夫迎面走来。

“哎,搞了半天,回去还得饿肚子。”

老渔夫掂着空水袋往回走。

“你也来打鱼?”老渔夫看到林墨后颇为吃惊。

“是的。”林墨也不废话。

老渔夫刚想说点什么,却被他儿子拉住。

“爹,这林墨就是个傻子,不必搭理他。”

“傻子?”老渔夫平常不怎么关注八卦。

“他呀,得罪了城里的杨老爷,现在家里肯定没米下锅,走投无路了,才想来碰运气。

你说,放在城里的荣华富贵不享,跑来跟咱们抢饭碗,是不是傻子?”

听儿子这么一说,老渔夫也默然点头。

林墨寻得一处相对平静的海滩水坑,解开他的网。

他的网是那种圆锥形状的抛网,在21世纪,很常见,但在北武朝,人人都用的是围网,他这种形状的,还是头一个!

“哎,年轻人,别忙活了,那儿没鱼。”一个花白胡子,却动作利索的老头急忙跑过来。

“这水坑没鱼,刚才有两人已经下过网,你就别白费劲了。”

大爷也是好心,看林墨细皮嫩肉的书生样,就知道他没经验。

“我看不像没鱼。”

林墨看到水面上时不时冒起一些细密水泡,应该是有鱼藏在底下。

大爷看林墨拉开渔网,顿时来了兴趣,“你这渔网如何捕鱼?”

林墨也不正面回答他,只说,“你看着。”

只见林墨捏着一根引绳,把网撩开,铺在手臂上。

摆好姿势,朝着水抗中间用力一抛!

……

在家的芝芝,来到林墨家的裁缝铺,看着破烂的缝纫机,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虽然不喜欢打铁,但喜欢纺织,要是缝纫机是好的,那她可以做点针线活,帮衬家用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年轻少妇出现在铺口。

“表姐!你怎么来了?”

芝芝惊喜过望,没想到是表姐江琳。

表姐是她小时候最好的玩伴,可惜表姐嫁了之后,两人便很少见面了。

“小芝,结婚也不来西滩村告诉我,还得是我来找你。”

表姐拉着芝芝的手,埋怨道。

然后有打量着芝芝,“你都饿瘦了吧,听说那个书生很懒,整天好吃懒做,你可怎么办啊?”

表姐一阵心疼。

“表姐,你别说了,当家的他对我很好,好吃的都让我先吃,我比来的时候还长胖了一点。”

芝芝可不允许别人诋毁林墨,就算是表姐。

“是吗?你比我还命苦。”

表姐抚摸着芝芝的头发,她也知道,芝芝在娘家,肯定也受她嫂子的虐待,皮包骨头。

她也想过把小表妹接过夫家,可惜他们家也是泥菩萨过江,有一顿没一顿的,两个小孩嗷嗷待哺的。

“走,进屋说。”芝芝拉着表姐进屋。

表姐进屋后,便神秘兮兮地笑了笑:“你猜,我给你带来了什么?”

芝芝不解。

只见表姐从衣服内侧,慢慢摸索出两条咸鱼。

一条一斤,足足有两斤重。

“表姐,你这……太贵重了吧,我们不能收。”

芝芝虽然搀,但她也知道,这两条咸鱼,可是五斤小麦粉的价值,特别是现在大风大浪的春季,出海捕鱼困难,价值会更高。

“这是我送你的成亲礼物,你不许拒绝!”表姐霸气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这样好的东西,表姐特意留给你的,补补身子,你当家的不在家,再偷偷吃。”

表姐小声提醒道。

在她看来,林墨这个无用书生,哪里配吃咸鱼?

“表姐,我当家的也出去打鱼了。”

“啊?”

听到这话,表姐表示不能理解。

“他会打鱼?”

“当家说他会,我相信他。”

表姐看芝芝一副天真的样子,忍不住提醒道:“读书人花花肠子多,你长点心吧?”

表姐觉得,林墨哪里会打鱼,只不过是找个打鱼的借口,去哪里偷懒了。

“当家的不会的,他什么都跟我说。”芝芝甜滋滋道。

表姐一看,没救了!

“表姐也不能经常来看你,记住刚才我说的话,这鱼你留着偷偷吃,补补身子,有事情再到西滩村找我。”

“表姐,你等等!”芝芝看表姐想走,又拉住她。

“我想求你个事?”

“你说?”看到芝芝开口求人,表姐也很意外。

“你能不能让表姐夫带我家的捕鱼?”

芝芝看表姐还在犹豫,又连忙说道,“我知道表姐你觉得我当家的不适合捕鱼,可是当家的真的很努力,他今天很早就起来捣鼓渔网。

如果他能跟表姐夫捕鱼,他一定会很努力的,表姐,你相信我!”

看到芝芝言辞恳切,表姐也有点相信林墨。

“这事我得回去跟当家的商量,不过我很好奇,他一个读书人,真的能捕鱼?”

“真的,表姐!”芝芝扯着表姐的衣角撒娇,像小时候要分糖一样。

“那好,不过能不能成还得看他?这几天风大,很难出海捕鱼,叫他天气好点再到西滩村来找我们。”

“那一言为定!”芝芝兴奋极了。

她想,林墨是个新手,有表姐夫带,一定很快就能捕上鱼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表姐送来这两条鱼,熬鱼汤也够吃几天了,就等当家的回来,跟他说这个好消息。

而林墨这边,撒网下去之后,很快就有感觉了。

他站在岸边,慢慢抽动网绳。

旁边的老头子哪里见过这种手法,他们用围网,都是两个人以上,围个小半弧拉圈,水深一些都不行,水底有礁石也不行。

“小伙子,你这网可真有想法。”

老头看林墨胸有成竹的样子,手中的一斤半重的黄鲷鱼顿时不香了。

别小看这条黄鲷,今天这一带,就他一个捉得这么肥的鱼。

林墨不答话,铆足劲继续拉网,渔网慢慢显现真身,一圈圈搅动的水纹更加清晰。

“我看,有大鱼啊。”老头凑近看。

果然。一条三斤重的石斑鱼一个甩尾,溅得老头一脸的水。

还没完!

呼!

“那是红斑,红斑鱼!”

老头子惊叫,那一抹靓丽的红色使他兴奋不已。

“起码有五斤!”随即抛网完全被捞上岸,老头子赶紧帮林墨解鱼,简直比他自己得的还开心。

“小伙子,你赚大发了,我这一整年,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红斑鱼,要是卖给城里的老爷们,值得一袋小麦粉。”

通常来说,一袋小麦粉是五十斤,是一般家庭一到两个月的口粮。

一网下去收获八斤鱼,林墨觉得马马虎虎。

这古代的海洋的鱼,就是丰富,说逮不到的,那是生产工具落后。

“小兄弟,你可以教教我吗?”

大爷看到林墨的网,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。

这渔网,太尼玛厉害了!

“我教你?”林墨觉得这老头是在搞笑吧。

“我是新手,你不是老渔民吗?怎么还要我教你?”

“小兄弟,话不是这样说,我活了一辈子,也没见过你这么会打鱼的。”

老头当即给林墨竖起大拇指。

卧槽,一网下去打两条鱼很多吗?

林墨记得小时候,人家在小溪撒一网下去,十条都有,岂不是逆天!

所以不得不说,捕鱼的生产工具还是太落后!

“教你不行,你要是想要鱼,我可以给一条你!”

林墨说完,大大方方扔一条石斑鱼给大爷。

毕竟教人这么费时间,他还不如趁早多打点鱼。

“这……万万不能,太贵重了!”

大爷若不是亲眼所见,都不敢相信,林墨将一条三斤重的石斑鱼扔给自己,就好像丢一块没肉的骨头。

“怎么,还想要啊?”林墨有点生气问道。

“不不,小兄弟,我只是想跟你学习捕鱼。

你今天不想交我,那我明天再来。”

大爷看林墨想赶人,也不敢多留。

林墨继续寻找“最佳”抛网点,而大爷则闷闷不乐地往回走。

他手里提着那条三斤重的石斑鱼,可把沙滩上赶海的渔民馋哭了。

“这么大的石斑鱼,真不愧是咱们的老渔王!”

渔民们纷纷跑过来,恭喜老渔王。

“杜老,你真不愧是咱们的渔王,我们忙活一整天也打不到鱼,你出来才小半日,就有这么肥的石斑。”

“是啊,老杜一直是咱们村的渔王,一出手,最肥最大的鱼都往他手里跳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年轻人就算学几辈子,也难跟得上杜老。”年轻的渔民李丰羡慕道。

大伙围着老杜走,越说越起劲,又说要向他讨教经验。

若是以前,老杜对这些恭维的话也能勉强接受,因为他的确是这一带的捕鱼高手。

可是今天这话,听得他越发羞愧!

“你们都别说了,这鱼是别人送我的。”

老杜一说完这话,大家顿时安静了,不敢相信,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。

“是他,那年轻人送我的。”老杜指着远处正在扑鱼的林墨。

老杜走后,愣神的渔民们才回过头来。

“走,咱们去看看。”

他们根本就不相信,还有人比杜老还会捕鱼,关键看起来这么年轻,还穿着破烂长衫。

此时,林墨鱼篓里已经有六条鱼,很明显,他第二网更加成功。

看见一堆人围上来,林墨掂量着鱼篓的鱼,也有十几斤了,太重背不走,还要拿网。

他决定今天就这样了。

“他是谁啊?”

“没见过,没见过来捕鱼的。”

这一带海滩属于西滩村,而林墨所在的村,属于东滩村,虽然两个村相邻,但是林墨作为读书人,平常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因此很少人认得他。

“就这样走了,他明天还回不回来?”

渔民们看着林墨的身影,有些落寞。

在他们眼里,林墨就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,神龙见首不见尾,大抵就是这样吧。

在家等候的芝芝,被林大娘瞧见。

“林墨还没有回来啊?”

“没有,当家的捕鱼还没回来。”芝芝答道。

“也就你相信他能捕到鱼,如今这大风天气,多少渔民都是饿着肚子,你那当家的,能整个回来就不错了。”林大娘白了一眼芝芝,说道。

芝芝眼巴巴地望着远方,眼看太阳一步步向西倾斜,眼中泪水忍不住溢出眼眶。

她后悔死了。

“当家的,我真不该让出海捕鱼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芝芝也不活了!”

“我真蠢,明知道大风天不可能捕得到鱼,还怂恿你去!”

芝芝心里难受得要死,她决定不再等了,穿上单薄的草鞋,去寻当家的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友情链接:

TOP